浙江省抗拒执行犯罪十大案例

案例目录

一、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例

(一)戎安春拒不执行裁定案

(二)方笑云拒不执行判决案

(三)郑宽、郑美仙、汪则兴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四)项熊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与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

(五)潘友全拒不执行判决案

二、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案例

(六)陈德柱变卖已被法院查封的房产案

(七)李伟强故意毁损已被法院查封的财产案

(八)徐渝变卖已被法院查封的纺织机械案

三、妨害公务罪案例

(九)方青治、廖生荣、马建平、包长明妨害公务案

(十)傅斐、盛思敏、刘成功、王安平妨害公务案

 

一、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例

(一)戎安春拒不执行裁定案

蒋某某、张某诉杭州大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富公司)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一案,2009年8月杭州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大富公司未履行该仲裁裁决确定的义务,蒋某某、张某于同年9月16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称杭州中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标的3236324.37元。

杭州中院执行中查明,大富公司有一辆价值140余万元的奔驰轿车,遂裁定予以查封,并发出《关于敦促被执行人限期履行的通知》,责令大富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戎安春限期将该奔驰轿车交至法院。后又两次通知催交,大富公司和戎安春仍拒不交出。2011年7月26日,杭州中院对戎安春以涉嫌拒不执行裁定罪依法移送公安机关侦查。9月23日,大富公司将上述奔驰轿车交至法院。

杭州中院开庭审理后认为,戎安春作为被执行人大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了公司利益,有能力履行人民法院的裁定而拒不履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裁定罪。戎安春曾因无视法律无视司法机关的执行公务而犯罪被判处缓刑,但其不思悔改又犯罪,应酌情从重处罚。据此,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宣判后,戎安春提出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方笑云拒不执行判决案

建德某担保有限公司诉建德市林弘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方笑云追偿权纠纷一案,2012年3月5日,建德市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建德法院)判决建德市林弘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偿还欠款1515580.59元,方笑云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建德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发现,方笑云在判决生效后不但未在规定期限内履行判决,反而于2012年8月29日将其名的一套房产以18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吴某某。收到房款后,方笑云通过异地开设账户,将资产隐匿转移,致使判决无法执行。

建德法院经开庭审理后认为,方笑云对人民法院的判决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方笑云在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鉴于其已部分履行了判决,且剩余欠款双方已另行达成协议,可酌情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据此,判处其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

(三)郑宽、郑美仙、汪则兴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2011年8月19日,楼某某经公开拍卖以1010万元的最高价竞得原属于被执行人郑仲良、郑小娟所有的别墅。同年9月19日,楼某某付清全部房价款。次日,浦江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浦江法院)作出执行裁定,裁定该别墅所有权、土地使用权及相应的其他权利归买受人楼某某所有,财产权自裁定送达买受人楼某某时起转移。同年9月23日浦江法院向楼某某送达了该执行裁定书。

同年11月2日下午,郑仲良(另案处理)与郑宽商量后,由郑宽伙同汪则兴将上述别墅内一楼卫生间、厨房间等墙面砖、二楼各个房间的木地板以及楼梯的木地板损毁,经价格鉴定,被损毁物品总计价值13638元。

又,在同年11月5日20时许,在郑仲良授意下,郑宽伙同郑美仙、汪则兴等人在上述别墅内一楼大厅摆放一具棺材及香炉、花圈,在棺材和卫生间中放了死鸡,每个房间放了花圈、幂纸,二楼阳台外面挂下白布,将整个别墅设置成一个灵堂,并燃放鞭炮后离开。此后,买受人楼某某以该别墅很不吉利及严重贬值等理由,拒绝接受拍卖标的物。2012年5月4日该别墅进行第二次拍卖,成交价为811万元。2011年12月14日、15日,郑美仙、郑宽分别主动前往浦江县公安局浦阳派出所投案。

浦江法院经开庭审理后认为,郑宽、郑美仙受被执行人郑仲良的指使,汪则兴在郑宽的纠集下,故意毁损别墅内装潢、在别墅内设置灵堂,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本案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郑美仙、汪则兴犯罪情节相对较轻,可酌情从轻处罚。郑宽、郑美仙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据此,判处郑宽有期徒刑二年,判处郑美仙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判处汪则兴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四)项熊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与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

项熊,系平湖市圣雅特箱包手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雅特公司)法定代表人。2011年6月至9月,平湖市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平湖法院)依据已生效的民事调解书、判决书,立案执行多起被执行人为圣雅特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执行标的额240余万元。执行期间,该公司银行账户进账290余万元,但仅以21万元履行债务。同年9月28日,在收到浙江某进出口有限公司25万元货款后,项熊又将该款分三笔转入其妻子的私人帐户,并于当晚将公司仓库剩余面料以30万元的低价转让给他人。同年9月29日凌晨,项熊及其家人携款潜逃。潜逃时,项熊共拖欠公司130名职工工资90余万元。次日,多名公司职工在平湖市新华路延伸段与兴工路交叉口堵路,造成交通堵塞。此前的2011年8月15日,因拖欠职工工资,平湖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向圣雅特公司发出限期改正指令书,要求圣雅特公司于同月20日前付清拖欠的工资。之后圣雅特公司支付了部分工资。2011年11月,平湖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再次向圣雅特公司发出限期改正指令书,要求于同年11月26日前付清所欠职工全部工资,但项熊仍不支付,直到2012年3月份才将所欠工资全额发清。

平湖法院经开庭审理后认为,项熊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以转移财产、逃匿的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报酬,共计90余万元,属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后仍不支付,其行为又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鉴于项熊系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项熊系一人犯二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据此,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20000元。

(五)潘友全拒不执行判决案

2009年,温岭市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温岭法院)先后立案执行以潘友全、陈菊香为被执行人的三起案件,标的额1600余万元。执行中,温岭法院通过拍卖潘友全房屋等执行措施,共执行到位320万元,但潘友全仍有1340万元债务没有偿还。潘友全明知债务未了,却将其2010年间从他公司领取的57万元予以隐匿、转移,而在向温岭法院报告财产时又隐瞒了其在银行的存款33985元,对他公司拥有的25%的股份。

温岭法院经开庭审理后认为,潘友全在人民法院对其作出民事判决和调解并已发生法律效力后,仍隐藏、转移财物,致使判决无法执行,属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鉴于潘友全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并当庭自愿认罪,依法予以从轻处罚。据此,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

二、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案例

(六)陈德柱变卖已被法院查封的房产案

2011年3月8日,因与陈某某债务纠纷一案,陈德柱位于苍南县钱库镇的一套房产被苍南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苍南法院)依法诉讼保全。3月9日,苍南法院向陈德柱送达了财产保全裁定书。3月13日,陈德柱隐瞒查封事实,将该房产以83.28万元转让给林某某并收取了对价。

苍南法院经开庭审理后认为,陈德柱变卖已被法院查封的财产,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鉴于陈德柱有自首情节,民事部分已和解,且经社区矫正机构调查,具备管教条件,可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据此,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七)李伟强故意毁损已被法院查封的财产案

2010年11月1日,因舒某某诉韩某、李某夫妇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李某所有的位于缙云县五云镇的一套房产被缙云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缙云法院)依法诉讼保全。同年12月7日,缙云法院判决确认了借贷关系。

李伟强(系李某的父亲)担心上述房产被法院拍卖导致其对女婿韩某的10万元债权无法实现,于2011年5月5日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带人进入上述已被法院查封的房屋搬运物品,使用现场找到的铁锤、螺丝刀、岩钎等工具,拆除房门、木地板、吸顶灯、电视机柜等物品,将难以拆除的洗手台、房门框、橱柜等物品毁坏,造成房屋损失达22710元。

缙云法院经开庭审理后认为,李伟强明知女儿房屋被司法机关查封却故意毁损,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鉴于李伟强系初犯、偶犯,其在庭审中自愿认罪,且已预交赔偿款,相对减少了社会危害性,具有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故决定对其酌情从轻处罚并宣告缓刑。据此,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

(八)徐渝变卖已被法院查封的纺织机械案

2006年3月23日,徐渝经营的绍兴县佳信纺织绣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信公司)因与绍兴县某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发生加工合同纠纷,佳信公司的12台绣花机、1台发电机被绍兴县人民法院依法诉讼保全。2007年1月,徐渝将被法院查封的机器设备变卖,价值42万余元。案发后,徐渝于2011年9月19日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

绍兴县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后认为,徐渝明知系被司法机关依法查封的财产,却擅自变卖,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徐渝在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所犯罪行,属自首,依法可予从轻处罚;其能自愿认罪,并履行了相应的付款义务,可酌情从轻处罚。据此,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三、妨害公务罪案例

(九)方青治、廖生荣、马建平、包长明妨害公务案

2007年1月,方青治向朱某某借款20000元。2010年1月,朱某某因交通事故死亡,其家人生活困难。同年6月,朱某某的妻子沈某某及两个未成年子女向临安市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临安法院)起诉方青治归还欠款。经调解达成协议,方青治应于2010年8月31日前向沈某某等付清欠款。因方青治未按调解书约定期限付款,沈某某等向临安法院申请执行。法院立案后,经多次强制执行,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方青治只支付了8000元。

2012年8月31日,临安法院执行人员再次到方青治住所对其强制执行。方青治在村边小店门口看到法院的警车后,立即逃跑。后执行人员在小店旁弄堂内将其控制。在宣布对其拘传后,方青治拒不配合,对执行人员言语威胁、肢体反抗,并大声呼救。其亲友廖生荣、马建平、包长明等人赶到现场,拉扯、嘴咬、拳打脚踢,竭力阻挠法院拘传方青治,致使方青治带铐脱逃,9名执行人员不同程度受伤,其中一名法警构成轻微伤。

临安法院经开庭审理后认为,方青治、廖生荣、马建平、包长明等人以暴力、威胁方法,妨害、抗拒人民法院依法执行,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其行为均已构成妨害公务罪,且系共同犯罪。包长明案发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廖生荣、马建平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均予以从轻处罚。廖生荣、马建平、包长明在庭审中均自愿认罪,并真诚悔罪,决定对三人适用缓刑。方青治案发后虽有自动投案的行为,但其在法庭上拒不认罪,不构成自首。据此,判处方青治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判处廖生荣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判处马建平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判处包长明拘役五个月,缓刑一年。宣判后,方青治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审理期间,又撤回上诉。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准许方青治撤回上诉。

(十)傅斐、盛思敏、刘成功、王安平妨害公务案

2011年11月8日19时许,安吉县人民法院执行人员至杭州市西湖区某小区,依法执行申请执行人季某与被执行人丁一梅、程堂刚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在执行人员对被执行人丁一梅实施司法拘留的过程中,傅斐明知法院执行公务,仍指使盛思敏带人前来阻止。盛思敏遂纠集刘成功、王安平等数人,采用聚众哄闹、唆使丁一梅跳楼等方式阻挠执行,致使场面混乱、失控。23时许,盛思敏等人又采用言语威胁、搂抱、围困执行人员等方式阻挠执行人员对丁一梅实施拘留,致使丁一梅逃脱。

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认为,傅斐、盛思敏、刘成功、王安平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傅斐、盛思敏、刘成功、王安平自愿认罪,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据此,判处傅斐有期徒刑二年,判处盛思敏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判处刘成功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判处王安平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附:

抗拒执行犯罪相关法律、立法、司法解释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抗拒执行犯罪相关条文

第二百七十七条 【妨害公务罪】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第三百一十三条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

第三百一十四条 【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隐藏、转移、变卖、故意毁损已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

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2002年8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讨论了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的“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含义问题,解释如下:

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的“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指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具有执行内容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人民法院为依法执行支付令、生效的调解书、仲裁裁决、公证债权文书等所作的裁定属于该条规定的裁定。

下列情形属于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的“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

(一)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或者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二)担保人或者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或者转让已向人民法院提供担保的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三)协助执行义务人接到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后,拒不协助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四)被执行人、担保人、协助执行义务人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通谋,利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职权妨害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五)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有上述第四项行为的,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共犯追究刑事责任。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收受贿赂或者滥用职权,有上述第四项行为的,同时又构成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之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严肃查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犯罪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法发[2007]29号 2007年8月30日)

近年来,在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生效法律文书过程中,一些地方单位、企业和个人拒不执行或以暴力手段抗拒人民法院执行的事件时有发生且呈逐年上升的势头。这种违法犯罪行为性质恶劣,社会危害大,严重影响了法律的尊严和执法机关的权威,已经引起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中央政法委在《关于切实解决人民法院执行难问题的通知》(政法〔2005〕52号文件)中,特别提出公、检、法机关应当统一执法思想,加强协作配合,完善法律制度,依法严厉打击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的犯罪行为。为贯彻中央政法委指示精神,加大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执行犯罪行为的惩处力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等规定,现就有关问题通知如下:

一、对下列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依照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规定,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论处。

(一)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或者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二)担保人或者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或者转让已向人民法院提供担保的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三)协助执行义务人接到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后,拒不协助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四)被执行人、担保人、协助执行义务人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通谋,利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职权妨害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五)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

二、对下列暴力抗拒执行的行为,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的规定,以妨害公务罪论处。

(一)聚众哄闹、冲击执行现场,围困、扣押、殴打执行人员,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的;

(二)毁损、抢夺执行案件材料、执行公务车辆和其他执行器械、执行人员服装以及执行公务证件,造成严重后果的;

(三)其他以暴力、威胁方法妨害或者抗拒执行,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的。

三、负有执行人民法院判决、裁定义务的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为了本单位的利益实施本《通知》第一条、第二条所列行为之一的,对该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和第二百七十七条的规定,分别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和妨害公务罪论处。

四、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有本《通知》第一条第四项行为的,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共犯追究刑事责任。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收受贿赂或者滥用职权,有本《通知》第一条第四项行为的,同时又构成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五、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件由犯罪行为发生地的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管辖。如果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管辖。

六、以暴力、威胁方法妨害或者抗拒执行的,公安机关接到报警后,应当立即出警,依法处置。

七、人民法院在执行判决、裁定过程中,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情节严重的人,可以先行司法拘留;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人涉嫌犯罪的,应当将案件依法移送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八、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在办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妨害公务案件过程中,应当密切配合、加强协作。对于人民法院移送的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和妨害公务罪的案件,公安机关应当及时立案侦查,检察机关应当及时提起公诉,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审判。

在办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妨害公务案件过程中,应当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正确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认真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九、人民法院认为公安机关应当立案侦查而不立案侦查的,可提请人民检察院予以监督。人民检察院认为需要立案侦查的,应当要求公安机关说明不立案的理由。人民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应当通知公安机关立案,公安机关接到通知后应当立案。

十、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后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妨害公务案件,人民检察院决定不起诉,公安机关认为不起诉决定有错误的,可以要求复议;如果意见不被接受,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提请复核。

十一、公安司法人员在办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妨害公务案件中,消极履行法定职责,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依法依纪追究直接责任人责任直至追究刑事责任。

十二、本通知自印发之日起执行,执行中遇到的情况和问题,请分别报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