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某某诉江山市某某有机硅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

毛某某诉江山市某某有机硅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

[(2015)衢江民初字第264号,(2015)浙衢民终字第420号]

[裁判要旨]

劳动者故意不签书面劳动合同,后又要求支付双倍工资,不予支持。

[基本案情]

原告(二审上诉人):毛某某

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江山市某某有机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

原告毛某某系锅炉操作工,从2007年开始至2013年到被告某某公司处就业前,在其他用人单位从事锅炉操作工,期间均没有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毛某某在工作一年后,即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解除劳动关系后,就要求用人单位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用人单位不付的,即向江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及向法院提起诉讼。期间,毛某某已经多次获得了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2013年2月25日,原告毛某某与被告某某公司形成劳动关系,从事锅炉操作工作,仍然没有与某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毛某某在某某公司工作时间每月26天,每天工作12小时。2013年3月至2014年3月,毛某某月工资为3000元。2014年4月后,毛某某月工资为3200元。2013年2、3、4、10、11、12月及2014年1月至8月,14个月合计274工每天延时4小时;2013年3、4月和2014年3月至8月,52工星期日加班,加班工资未足额发放。毛某某在某某公司工作期间,某某公司没有为毛某某办理和缴纳社会养老保险。2014年9月3日,当某某公司要求毛某某签订劳动合同时,毛某某不与某某公司签订,某某公司为此解除了与毛某某的劳动关系。2014年12月4日,毛某某向江山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015年1月14日,江山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毛某某与某某公司均不服该裁决,先后向法院提起诉讼。

[裁判理由及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有充分证据证明劳动者拒绝签订劳动合同的,则劳动者二倍工资的主张应不予支持。本案原告毛某某自2007年开始,其在与用工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后,一直没有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且多次要求用人单位支付不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并多次以不签订劳动合同达到获取二倍工资的利益。2013年2月25日,毛某某到某某公司做工,当某某公司要求与毛某某签订劳动合同时,其以各种理由予以推脱,不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导致公司无法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为此,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过错不可归责于被告。要求支付二倍工资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延时加班及星期日加班的加班工资问题,在申请仲裁时已经提出,江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对延时加班的加班工资及星期日加班工资作了仲裁。法院对该裁决确定的数额予以认定。故判决:被告某某公司支付原告毛某某延时加班工资8518元、星期日加班工资5731元、经济补偿金5817元,合计人民币20066元。

毛某某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主要认为:原审认定未签订劳动合同的责任在上诉人,缺乏依据。签订劳动合同是劳资双方的双向选择,不能以他人是否签订合同,来推定上诉人拒签劳动合同存在恶意;被上诉人胁迫上诉人签订劳动合同未果后,突然辞退上诉人,则被上诉人应按照劳动合同法的规定补发一个月的代通知金。

二审法院认为: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的凭证,劳动合同法所确定的未按期签订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即是为了方便劳动关系的固定,明确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鉴于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系平等民事主体,劳动合同需经双方平等协商确定,故关于未按期签订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需考察分析双方在此中的原因和过错。本案中,上诉人自认其在到被上诉人处工作的第二个月,被上诉人即要求与其签订劳动合同,故可认定被上诉人并不存在不签劳动合同的意愿。根据上诉人原审提交的劳动合同书分析,该劳动合同书属于被上诉人与职工签订合同的通用版本,其虽有培训服务期和保密的条款,但上诉人作为炉工并无适用的条件,故该条款的存在并不影响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此外,根据我国劳动法的规定,企业对劳动报酬的确定具有自主权,故被上诉人在劳动合同中关于劳动报酬的约定并未违反法律规定。上诉人以被上诉人提供的劳动合同缺乏必备条款、存在坑人条款为由拒签,显然缺乏合理正当性,则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不可归责于被上诉人。最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