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某某陶瓷有限公司与郑某劳动争议案

浙江某某陶瓷有限公司与郑某劳动争议案

[(2013)衢柯民初字第313、333号,(2014)浙衢民终字第58、59号]

[裁判要旨]

发放社保补贴不能免除用人单位法定缴费义务。

[基本案情]

原告(被告)[1](二审上诉人)浙江某某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某某公司)

被告(原告)(二审上诉人)郑某

2012年5月16日,郑某应聘到某某公司处工作,担任五金仓库主管,基本工资为1500元、技术补贴500元、超时加班补贴600元、全勤奖100元、安全奖20元,另社保补贴以现金方式发放280元。某某公司要求郑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郑某以某某公司提供的劳动合同系空白合同为由,在合同上签字后又取回销毁,致使双方均无劳动合同原件,并对此各有说辞。2013年4月8日,郑某以其第三次辞职,相关承诺已兑现为由,请求公司同意辞职,经公司同意后,双方解除了劳动关系。另郑某在工作期间,某某公司未为其缴纳社会保险。据加班申请单记录,郑某在工作期间存在加班的事实。2013年4月16日,郑某以领款人名义签署了两张领(付)款凭证,一张用途“增补2013年3月份工资”金额为973.20元;另一张用途“2013年3月及4月工资及加班费”金额为10000元。2013年4月23日,郑某向衢州市柯城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某某公司补缴社会保险,支付欠发工资及超时加班工资、节假日加班工资等,该委员会裁决:一、由某某公司为郑某补缴2012年6月至2013年3月的养老、医疗保险(双方具体缴费数额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二、某某公司支付郑某2013年3月至4月8日的工资3981元;三、某某公司支付郑某节假日加班工资993.30元;四、某某公司支付郑某超时加班工资4235元。双方均不服裁决,向法院提起诉讼。

[裁判理由及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系其法定义务。郑某要求某某公司补缴社会保险费用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据双方的陈述,用工期间存在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形,郑某虽然主张因某某公司提供的劳动合同系空白合同,故在合同上签字后又取回销毁,但该主张无充分证据予以证实,故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不能归责于某某公司,郑某要求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对于加班事实的认定问题,某某公司在劳动仲裁时提交了刷卡明细表,郑某在仲裁庭审笔录中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认为离开车间需要刷卡及刷卡机经常坏,与实际的上班时间不对应。法院认为,通过逐月对比刷卡明细表的记录,郑某的该质证意见是成立的。该刷卡明细表大部分是完整的,但又有几个月存在较长时间的中断,显然是因刷卡机无法正常使用所造成,该中断期间的加班事实可比照其它月份的平均值予以确定,进行数据比对后,郑某主张每日上班12小时与刷卡明细表基本相符,每月也仅有2天左右的休息时间,有刷卡记录的节假日加班共计4天。故统筹计算加班工资如下:1.超时加班工资1500÷21.75÷8×[(22×4×150%)+(6×12×200%)]×10.5=24922.80元;2.节假日加班工资1500÷21.75÷8×4×12×300%=1238.40元,扣除劳动合同中约定的超时加班补贴600元/月及已支付的2240元,某某公司还应当支付郑某加班工资17921.20元。2013年4月16日郑某以领款人名义签署的两张领(付)款凭证能否作为实际付款的依据。法院认为,在一般情况下,领(付)款凭证即为支付款项的依据,在无相反证据予以推翻的情况下,应当认定领款的事实已实际发生。但是本案涉及上述领(付)款凭证与某某公司用于证明支付2013年1月、2月、3月份加班费的领(付)款凭证相比,在形式方面明显存有瑕疵,后三张均盖有“现金付讫”印章,而前两张却无此印章,仅此说明某某公司对现金付款是存在严格的程序规定,无此讫付印签不必然构成事实上的付款行为;其次,某某公司在劳动仲裁阶段未提及上述两张领(付)款凭证,且变更前的诉讼请求第三项为“实际应付被告2013年3月至4月8日的工资3007.80元”,诉讼中又提交存有瑕疵的领(付)款凭证予以否定,某某公司没有尽到合理的解释;再次,公司人事主管孔令元事后证实,其拿郑某签过字的领(付)款凭证让领导签字,但是因当日时间已晚公司未予付款。综合上述分析,该组证据不能够充分证明某某公司已支付郑某2013年3月及4月工资及加班工资金的事实。故判决:一、由原告(被告)浙江某某陶瓷有限公司为被告(原告)郑某补缴2012年6月至2013年3月的养老、医疗保险(双方具体缴费数额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二、原告(被告)浙江某某陶瓷有限公司支付被告(原告)郑某2013年3月到4月7日工资3981元。三、原告(被告)浙江某某陶瓷有限公司支付被告(原告)郑某超时加班工资、节假日加班工资17921.20元。四、被告(原告)郑某返还原告(被告)浙江某某陶瓷有限公司养老、医疗保险补贴计2520元。五、原告(被告)浙江某某陶瓷有限公司为被告(原告)郑某出具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

判决后,某某公司、郑某不服,均提起上诉。某某公司上诉,主要认为:郑某每月休息两天,加班时间应为两天,而非一审判决认定的六天;一审对公司提供的两份由郑某签字的领(付)款凭证不予认定完全错误。郑某上诉,主要认为:双方并未实际签订合同,公司应当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工资;一审对经济补偿金等没有支持,适用法律错误;即使劳动合同有效,加班工资总额一审计算不足,合同中的社保费280元是公司应该交给社保局的保险费,其补交社保部分每月不足,并不存在返还2520元的说法。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是对劳动者休息日最低保障,超过法定工作时间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劳动者支付加班费。某某公司上诉认为陶瓷行业有其特殊性,但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审批实行特殊工时制度。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一审法院根据刷卡明细以及郑某的主张,已就加班事实及加班费进行了认定,该认定并无不当。关于某某公司主张的两份由郑某签字的领(付)款凭证,该两份凭证某某公司在劳动争议仲裁阶段并未提交,形式上存在瑕疵,一审法院综合证人证言未予认定,亦无不当。关于劳动合同问题,郑某主张系空白合同,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虽然劳动合同原件无法提供的原因双方说法不一,但却不能否认双方曾经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事实,因此,郑某主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工资于法无据,不予支持。用人单位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系其法定义务,某某公司以现金发放社保补贴的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当另行补缴有关拖欠的社保费用,但之前已经发放给郑某的社保补贴,郑某应当予以返还。2013年4月8日,郑某以其第三次辞职,相关承诺已兑现为由,请求公司同意辞职,经公司同意后,双方解除了劳动关系。在此情形下,郑某主张有关经济补偿金,不符合法律规定。最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 劳动争议案件,双方均不服仲裁裁决,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合并审理,当事人在同一个案件中互为原、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