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某某、舒某某与衢州市某某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工伤保险待遇纠纷

吴某某、舒某某与衢州市某某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工伤保险待遇纠纷

[(2015)衢柯民初字第289号,(2015)浙衢民终字第471号]

[裁判要旨]

当事人向劳动仲裁部门、人民法院提起工伤保险待遇赔偿之诉,应当先由劳动行政部门作出工伤认定,未提供劳动行政部门作出的工伤认定的,除特殊情形外人民法院应裁定驳回起诉。

[基本案情]

原告(二审上诉人):吴某某、舒某某

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衢州市某某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

原告吴某某、舒某某系舒某甲妻子、儿子。浙H0491学小型汽车系舒某甲所有,挂靠被告衢州市某某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经营。2014年1月4日上午,舒某甲驾驶浙H0491学车辆与案外人毛某某驾驶的车辆发生碰撞,造成包括舒某甲在内的三人死亡,多人受伤、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另查明,上诉人吴某某、舒某某未向劳动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

[裁判理由及结果]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工伤保险待遇是指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获得的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本案主要争议焦点系舒某甲是否为被告职工,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劳动关系是指劳动者受用人单位招用成为其成员,遵守用人单位规章制度并接受管理,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动,由用人单位支付劳动报酬的一种社会关系。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用人单位对劳动者具有用工管理权,双方形成人身隶属关系。浙H0491学车辆虽登记在被告名下,但实际所有人系舒某甲,由舒某甲自行招收学员、收取学费,每年向被告支付管理费,不受被告公司规章制度的约束,被告不向其发放劳动报酬,原告提交的证据无法印证双方存在人身依附、行政隶属等特征的劳动关系。被告与舒某甲虽签订了一份聘用合同,但劳动关系自用人单位用工之日起建立,劳动合同仅是认定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依据之一,并非必然导致劳动关系的建立,况且,被告与舒某甲不仅签订了聘用合同,还签有挂靠协议,双方实际按挂靠协议的约定履行,舒某甲并未在被告的管理下进行有报酬的劳动,即被告未实际用工。另,本次交通事故引发的多次诉讼中,法院已查明舒某甲与被告系挂靠关系,并在生效裁判文书中载明。综上,被告与舒某甲不存在劳动关系。现原告要求被告按工伤保险待遇支付有关费用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关于被告与舒某甲系挂靠关系是否违反相关交通部门规定的问题,应属相关行政机关履行行政职能应当审查的范围,与本案民事诉讼无关。据此判决:驳回原告吴某某、舒某某的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向劳动仲裁部门、人民法院提起工伤保险待遇赔偿之诉,应当先由劳动行政部门作出工伤认定,未提供劳动行政部门作出的工伤认定的,人民法院可裁定驳回起诉,但以下情形除外:一、未为劳动者交纳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对构成工伤无异议的;二、非法用工过程中劳动者伤亡的。上诉人认为舒某甲与被上诉人构成劳动关系,舒某甲在上班过程中因交通事故死亡,被上诉人应按工伤保险待遇赔偿,但上诉人未向工伤认定部门提起工伤认定申请,其直接提起工伤保险待遇赔偿之诉,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审法院从实体上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不当,应予纠正。据此裁定:撤销原判,驳回吴某某、舒某某的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