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法院报:数字赋能,法官和当事人皆点赞——浙江衢州法院推进执行工作多场景数字化综合集成改革纪实

本报记者 余建华 本报通讯员 周凌云 魏建明     来源:人民法院报7月15日头版

 

执行周期冗长,执行标的到位率低,相关部门配合度有待提高……这些是执行工作中的顽瘴痼疾,也是在执行工作中让人民群众“急难愁盼”的问题。如何实现执行效率和执行效果的“双提升”?今年以来,在开展“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中,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坚持问题导向,借信息化建设的东风,开发综合治理执行难协作应用系统,全力推进执行工作多场景数字化综合集成改革,实现了执行工作从原本单一、线下、传统模式向全市域、一体化、集成化、信息化模式的迭代升级。

“通过数字化改革赋能综合治理执行难,不仅法官提升了工作效率,更多当事人也因此受益,及时兑现了‘真金白银’。”衢州中院院长危辉星表示。

协作事项“一网通办”

“我的房产顺利过户了,你们的效率真高。”近日,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郑靓接到一名被执行人的电话,向其表示感谢。原来,该被执行人在不知道房产已被查封的情况下,与他人签订了买卖协议,后来发现无法过户,他联系法院缴纳了全部执行款,以为要等上一段日子房产才能解封,没想到当天就解封了。

“原本线下办理需要制作解封材料,联系一名干警陪同,再赶到不动产登记中心,有时候那边也下班了,当天肯定来不及完成解封。”郑靓介绍说,现在只要在综合治理执行难协作应用系统中“点一点”发起解封申请,十几分钟就可以收到反馈。

从构建设想到系统完善,从业务协调到技术架构,从模块拓展到功能延伸……作为综合治理执行难协作应用系统“从无到有”的见证者、参与者,衢州中院审判管理处副处长毛伟炜告诉记者,该系统依托“浙政钉”和“智慧执行2.0”两个平台,通过内—外—内两次数据交互,实现从办案系统到协助部门再到办案系统的闭环,各协助部门事项办理完成后点击反馈,系统自动将办理材料回填,归入执行案件电子卷宗。

“通过该系统办理的协作事项,在线留痕可回溯,实现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及协助部门办理情况的全流程监督、闭环管理,倒逼协助事项办理高效、即时、规范。”衢州市委政法委大联动中心副主任许欣认为,“这充分体现了数字法治系统建设的改革方向和运行质效。”

据了解,目前,该系统纳入了公安、资规、市场监管等15个市级协助部门、55个县级协同部门、44项协助执行高频事项、83个执法人员,可实现数据统合集成,高频协作事项全覆盖,实现全市域范围内高频执行协作事项“一网通办”“一次不用跑”。

⇨下转第四版

⇨上接第一版

据了解,除了方便法官办案,该系统下一步将实现当事人联络执行员、执行信息节点反馈、人民群众留言、执行悬赏举报、执行信息公告等事项手机端“一网通办”等功能,进一步提升便民利民实效。

“6月7日系统正式上线运行,一个月来,已完成协助执行事项360项,执行案件协查办理时间由平均3个工作日缩减到半个工作日,跨区县执行协作办事平均用时由原来的5个小时压缩到20分钟以内……”衢州中院副院长祝菊红向记者展示了该系统的“月考”成绩单。

联合惩戒“一键触发”

“这都能被你们找到,我马上想办法。”6月9日,正在酒店用餐的被执行人周某被法官堵个正着,无奈之下拿出手机联系借钱。

周某因欠朱某借款3000元未还,被起诉至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判决生效后,没有自动履行。2020年11月6日,朱某向柯城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执行法官先后3次前往周某家中了解情况。周某父母表示,周某一直没有工作,在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平时基本不回家。

今年6月8日,柯城区法院向公安机关提交了网上查控申请。次日通过大数据比对分析,在市区某酒店用餐的周某被成功锁定。经教育,周某立即联系家人支付了全部案款,并缴纳了罚款。

柯城区法院承担了综合治理执行难协作应用系统中“联合惩戒”功能的试点任务,依托将“信用码”嵌入执行的“134N”智慧信用联合惩戒机制,集成失信被执行人相关信息,进行综合分析、预警、响应、联动。运行一个月,就联合精准惩戒失信被执行人52人,司法拘留6人,促成13件案件履行完毕,执行到位金额220万元。

今年5月,开化县人民法院依托微信,自主开发上线了“云上E图”应用小程序。开化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张旗向记者介绍,“云上E图”归集了失信被执行人相关的户籍、年龄、案件、金额等近10类基础数据,可以实现点对点、端到端的数据对接、查询、交流,通过将失信被执行人曝光于云端、指尖、身边的方式,对其产生强有力的社会压力和执行攻势。

此外,“云上E图”还可以进行“一键举报”,如果群众发现被执行人的下落,只需要点击“举报”程序,后台就能够迅速将信息推送给案件承办人。对于诚信履行的被执行人,法院则会通过“云上E图”依法对其解除相关执行措施,进行信用修复。

融网进格“双向发力”

“现在村里人都知道了,太丢人了,早知道就早点履行了……”近日,看到江山市人民法院发布在网格微信群里的失信曝光名单,被执行人李某后悔不已。

因多次要求李某履行12万元货款无果,执行法官通过智慧平台系统向网格员了解被执行人在村里的财产、家庭情况。

“被执行人做点小生意,平时在村里给人的感觉还是挺风光的……”网格员第一时间向执行法官反馈。

鉴于此情况,执行法官决定将被执行人的失信信息在微信公众号、抖音和智慧平台上曝光,相关内容一并转发至被执行人所在村的网格微信群。当晚,李某就主动联系了执行法官,表示愿意主动履行,要求法官撤回失信曝光信息。

据介绍,截至目前,江山法院共向网格员发送协助事项586件,网格员提供财产线索372条、被执行人踪迹线索109条,协助查控财产标的额500余万元,执结案件345件。

“网格+执行”需要的是通过实现双向互动、双向发力,从而实现1+1>2的效果。衢州中院为此专门出台指导意见,要求全市法院借助综合治理执行难协作应用系统,将执行等工作融入网格治理。

龙游县人民法院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对执行数据从住所地、实际案由、结案方式等10多个维度开展大数据分析,摸清了全县各乡镇(街道)、村(社区)的执行案件分布情况,并结合相关区域被执行人次、人数、案件数占对应区域的户籍人口的比例,对全县262个行政村进行综合排名,编制龙游“执行地图”,致力于改变传统的以个案为主轴展开的集中执行方式,探索深度清理、区块攻坚的集中执行新方式。

“行动中,我们还发动村镇干部、人大代表、网格员、人民陪审员等基层组织、社会力量协助执行、参与协商。”龙游法院院长祝志昌介绍。该院前期选取的8个执行区块共传唤被执行人176名,清理新老案件341件,执行到位金额987万余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