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浙0822民初2567号

浙 江 省 常 山 县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浙0822民初2567号

 

原告:宁子践,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怡舟、方圆,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青凤,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惠平,浙江青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宁子践与被告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9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10月16日、11月27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宁子践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怡舟、方圆,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惠平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宁子践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提供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被告实际提供之日止的全部股东会议记录及决议、执行董事决策记录及执行董事决议、监事决策记录、监事报告、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及可能影响股东权益的各项重大决策供原告查阅复制;2.请求判令被告提供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被告实际提供之日止的财务会计帐簿/账册(包括总账、明细账、日记账和其他辅助性账、会计原始凭证、合同文书、银行对账单、票据)供原告查阅复制;3.请求判令被告配合安排原告指定的会计师(审计师)事务所,对被告公司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审计实际开始之日止的账目进行审计;4.请求判令原告有权委托代理人行使本案各项股东知情权;5.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事实与理由:被告成立于2014年12月19日,现股东为周青凤、宁子践,其中周青凤为大股东,持有被告51%股权,担任被告执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原告为被告小股东,持有被告49%股权,担任被告公司监事。自2018年7月6日起,原告受限于人身自由,一直未能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工作,对公司经营状况一无所知。2018年8月2日及2019年5月13日,原告分别授权案外人张玉妹、宁加良代原告行使股东知情权并代为履行股东义务。2019年7月15日,大股东周青凤作出半年度分红决定,且并未按照股权比例合理分配利润。2019年9月2日,因两代理人无法了解被告具体的经营以及财务情况,原告为此向被告寄送《股东知情权告知函》,作为被告股东,应有权查阅被告的相关资料,了解被告的经营以及财务情况。而被告接收原告告知函后,未予以理会,侵犯原告股东知情权,故而成讼,望判如所请。

被告辩称:1.被告没有侵犯原告股东知情权,凡公司重大事项,如召开股东会,作出的股东会决议等,都会书面通知原告;2.原告涉嫌侵占被告财产,已被常山县公安局立案侦查,故现在由其查阅复制被告相关材料,可能影响刑事侦查工作,被告也因此认为原告此举的目的不具正当性;3.原告委托查阅、复制被告相关材料获取知情权的人员不当。原告委托的张玉妹、宁加良两人,与被告有业务与经济上的过节,而且还有数起民事案件正处于诉讼中,因此与被告具有利害关系,将危害被告的利益。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诉讼主张与理由,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国家企业信用公示系统网站截图,证明原告系被告股东,持有49%股权的事实。

证据二.授权委托书。1.证明2018年8月2日,原告授权委托案外人张玉妹代为行使股东知情权并代为履行相应义务的事实。2.证明2019年5月13日,原告授权委托案外人宁加良代为行使股东知情权并代为履行相应义务的事实。

证据三.《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半年度分红决定》,证明2019年7月15日,大股东周青凤作出半年度分红决定,且并未按照股权比例合理分配利润的事实。

证据四.《股东知情权告知函》及投递送达的相关证据。1.证明2019年9月2日,原告向被告寄送《股东知情权告知函》,要求被告配合原告依法行使股东知情权的事实。2.证明2019年9月4日,被告已实际接收该函,且已知悉原告要求依法行使股东知情权的事实。

被告为证明自己的辩称主张与理由,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定于2019年9月25日召开股东会议的通知、股东会议签到表、9月25日股东会议决议书等,以及为此向原告投递送达的相关证据,证明被告并未剥夺侵犯原告的股东知情权的事实。

证据二.2019年上半年度分红决定及2017年6月17日股东会议决议等,证明2019年度上半年度分红决定是依据2017年6月17日的股东会议决议作出的决定,并不存在“未按照股权比例合理分配利润”的事实。

证据三.常山县公安局《立案告知书》,证明原告涉嫌职务侵占被刑事立案侦查的事实。

证据四.常山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关于衢州市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财务凭证账册的说明》证明被告公司2015年4月至2019年6月期间的财务凭证账册合计114册是由原告母亲张玉妹安排人员送至常山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目前该114册账册存放于常山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的事实。

证据五.浙江衢州久天建设有限公司登记信息及本院《受理案件通知书》[(2019)浙0822民初2521号、2696号]证明被告与案外人宁加良任法定代表人的浙江衢州久天建设有限公司之间存在民事纠纷,并正在诉讼中的事实;经被告申请本院调取的公安派出所的出警与受案材料,证明被告大股东周青凤与宁加良、张玉妹多次发生言语冲突,以致肢体冲突,双方有严重过节的事实,由此证明案外人宁加良、张玉妹夫妇与被告存在利害关系,因而不适合作为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行使股东知情权的事由。

被告对原告所举的证据一无异议;对证据二抗辩没有收到过,所以不知情,而且原告没有以股东身份授权而是以并不存在的“经理”身份授权,不具合法性和合理性,对是否确由原告本人出具存疑,因而对真实性、合法性都有异议;对证据三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达成原告的证明目的,而且恰恰可以证明被告已经给予原告股东知情权;对证据四认为告知函不是原告的告知函,而是案外人宁加良、张玉妹的告知函,而且财务资料一直是由原告指定的人员保管,现已被常山县公安局暂扣。

原告对被告所提供的证据,认为案涉纠纷应当为股东知情权纠纷,被告所举证据及观点与本案无关,因为被告向看守所寄去的文件内容与本案无任何关联性,法律对原告委托代理人代为行使股东知情权的行为并无禁止性的规定。

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一、二、三、四,认为其来源正当合法,具有客观真实性,且与本案相关联,能够证明本案相关事实,故而确认其证据效力;对于被告提交的证据一、二、三、四、五,本院认同原告对被告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认为被告的上述证据与本案所审理的股东知情权不具关联性,故而不予采用。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与原告所诉称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原告提起股东知情权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前置条件;2.原告行使股东知情权是否具有不正当目的;3.原告主张行使股东知情权的范围是否符合法律规定;4.原告请求由其指定(委托)会计师(审计师)事务所对被告账目进行审计,委托代理人行使股东知情权有无依据。

关于争议焦点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股东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议记录、董事会议决议、监事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表”。该条第二款规定,“股东可以要求查阅公司会计帐簿。股东要求查询公司会计帐簿的,应当向公司提出书面请求,说明目的。公司有合理根据认为股东查阅会计帐簿有不正当目的的,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可以拒绝提供查阅,并应当自股东提出书面请求之日起十五日内书面答复股东并说明理由。公司拒绝提供查阅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要求公司提供查阅。”上述法律规定对股东要求查阅和复制第一款中规定的公司资料并未设定提起诉讼的前置条件,只是对股东提起查阅公司会计帐簿的查阅权诉讼给予设定了前置条件,即股东向公司提出了书面请求且遭公司拒绝。本案中,原告为了解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签署《股东知情权告知函》,并委托代理人向被告进行了送达,原告提供的快递单原件及其查询单打印件相互印证,可以证明该《股东知情权告知函》于2019年9月4日送达(妥投)被告住所地。该《股东知情权告知函》明确要求被告向其代理人宁加良、张玉妹提供以下材料以供查阅与复制:1.2014年12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7日止的全部股东会议记录及决议、执行董事决策记录及执行董事决议、监事决策记录及监事报告供原告查阅、复制;2.2014年12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7日止的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包含会计报表、会计报表附注和财务情况说明书),被告应向原告提供经审计(或未经审计)的年度资产负债表、损益表、现金流量表、财务状况变动表和资产负债表,还应提供未经审计的季度资产负债表,年度资产减值准备明细表、所有者权益(或股东权益)变动表;3.2014年12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7日止的会计帐簿/账册(包括总账、明细账、日记账和其他辅助性账、会计原始凭证、合同书、银行对账单、票据);4.2014年12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7日止的可能影响股东权益的各项重大决策和行动的批准文件或决策程序信息及公司内部治理架构变更、人员变更及其职能等可能影响股东权益的信息;5.2014年12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7日止的所有投融资协议、对外及内部借款协议及其他书面文件。被告于2019年9月4日收到《股东知情权告知函》后,未在法定期限内对原告要求行使股东知情权的请求作出书面答复,原告据此提起行使股东知情权的诉讼,符合法律规定的前置条件。

关于争议焦点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司有合理依据认为股东查阅会计帐簿有不正当目的,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可以拒绝提供查阅。”本案中,原告已在《股东知情权告知函》中向被告说明其自2018年7月6日起,受限于人身自由,至今一直未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对公司经营状况一无所知,其查阅的目的是为了解公司实际运营状况,切实行使股东知情权利,维护作为股东的合法权益,而被告辩称原告涉嫌侵占被告财产已被公安立案侦查,恐对刑事侦查办理不利,因而认为原告查阅被告账目的目的具有不正当性,但显然这两者之间并不具关联性,而且被告也未能提供具体的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不利后果。故对被告的这一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股东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议记录、董事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表。”该条第二款规定,“股东可以要求查阅公司会计帐簿。”关于公司会计帐簿的范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九条规定,“各单位必须根据实际发生的经济业务事项进行会计核算,填制会计凭证,登记会计帐簿,编制财务会计报告。”该法第十四条规定,“会计凭证包括原始凭证、记账凭证。”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本案原告要求查阅和复制被告的上述材料及会计帐簿等,于法有据。被告抗辩认为,原告并不存在不能行使股东知情权的事实,被告也未阻扰其行使股东知情权,因此原告的诉请不应得到支持。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股东查阅、复制上述公司材料、会计帐簿等,是基于其股东身份享有的权利,并无权利行使限制,公司应当履行信息报告义务,即使原告曾经接触过上述材料,被告也不能以此为由拒绝其行使查阅、复制权。因此,被告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争议焦点4.《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规定,“公民、法人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依照法律或者按照双方当事人约定,应当由本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不得代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对于股东知情权并未禁止股东委托他人代理代为行使,故不属于法律禁止的代理事项。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在公司不能证明公司章程或双方就此达成禁止性约定的情况下,股东有权委托第三人代为行使股东知情权。本案中,被告并未主张公司章程或其与原告之间对股东委托第三人代为查阅会计帐簿达成禁止性约定,且未能举证证明原告委托第三人代为查阅有可能损害公司合法权益。鉴于财务会计报告,会计帐簿及会计凭证等资料具有一定的专业性、复杂性,应当允许专业部门(专业人士)予以协助。故对于原告主张的该两项诉讼请求,本院均予以支持。

关于查阅、复制、审计的地点和时间。从维护公司正常经营和保护公司商业秘密考虑,本院确定查阅复制审计的地点为被告办公区域内,查阅复制审计的时间为60个工作日。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九条、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提供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实际提供之日止的全部股东会会议记录及决议、执行董事决策记录及执行董事决议、监事决策记录、监事报告、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及可能影响股东权益的重大决策供原告宁子践查阅、复制;

  1. 二. 被告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提供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实际提供之日止的会计帐簿/账册(包括总账、明细账、日记账和其他辅助性账、会计原始凭证、合同文书、银行对账单、票据)供原告宁子践查阅、复制;

三.被告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配合原告委托的会计师(审计师)事务所,对被告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实际审计开始之日止的账目进行审计。

四.原告宁子践可以委托代理人代为行使股东知情权。

五.查阅、复制、审计在被告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正常工作时间内进行,地点在被告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办公区域内,查阅、复制、审计时间为60个工作日。

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40元,由被告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李自强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毛淑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