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浙08民终190号

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浙08民终19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青凤,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惠平,浙江青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宁子践,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圆,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怡舟,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宁子践股东知情权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常山县人民法院(2019)浙0822民初256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2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鸿丰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宁子践一审诉讼请求;2.诉讼费用由宁子践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采信证据偏听偏信。1.一审中上诉人对被上诉人提交的多份证据均提出具体的质证意见,但一审法院对上诉人的质证意见不加评述,不顾证据的实际情况直接全部采信。特别是被上诉人提交的《股东知情权告知函》明明不是被上诉人签署,但一审判决却将该文件认定为被上诉人签署。2.对上诉人提交的多份证据,简单以“本院认同原告对被告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认为被告的上述证据与本案审理的股东知情权不具关联性”为由不予采信,其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并非均认为没有关联性,对部分证据的关联性并无异议,只是认为不能达到证明目的。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仅以“本院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与原告陈述的事实一致”一句概况,事实认定不合法。三、一审判决结果错误。1.被上诉人没有通过合法途径向上诉人要求行使知情权,上诉人主动向被上诉人通报公司重大决策,没有妨碍被上诉人行使知情权,一审判决却认为适用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没有前置条件,并错误作出第一项判决。2.一审法院无视公司部分财务资料因刑事侦查需要被公安机关扣押的事实,不顾被上诉人查阅、复制财务资料可能存在非法目的,错误作出第二项判决,且该判项赋予被上诉人复制财务账册的权利,明显违反法律规定。3.一审判决第三项赋予被上诉人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公司财务,也没有法律依据。4.一审判决第四项不符合事实,被上诉人没有否认股东有权委托代理人行使知情权,只是为了公司合法权益,否认有损公司利益和利益冲突的人担任代理人查阅公司资料。5.一审第五项判决被上诉人查阅、复制、审计时间为60个工作日,没有法律依据,该判决妨碍上诉人公司正常工作秩序。

宁子践辩称,一、本案系股东知情权纠纷,上诉人所举证据及观点与本案无关。1.上诉人寄往看守所的文件,其内容与本案无关,上诉人认为其在被上诉人被羁押期间向被上诉人告知公司重大决策情况就是对被上诉人股东知情权的保障,理解片面。2.法律对股东委托代理人代为行使股东知情权的行为并无禁止性规定,被上诉人可以委托代理人行使股东知情权。二、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1.被上诉人委托宁加良、张玉妹行使股东权利及履行股东义务,被上诉人早已明确知晓。2.上诉人将法院同意调取证据等同于确认所调取的证据的关联性,认知错误。3.上诉人提出的“查阅、复制、审计时间为60个工作日”没有法律依据、妨碍公司正常工作秩序的主张,没有任何依据。三、被上诉人要求行使股东知情权主体适当、目的正当、程序合理,上诉人没有阻挠的依据。1.被上诉人作为上诉人的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股东知情权。2.被上诉人由于人身自由受限,无法知晓上诉人公司经营情况,具有行使股东知情权的必要性和迫切性。3.被上诉人已向上诉人寄送了《股东知情权告知函》,上诉人怠于提供相应公司决议、账册及相关文件。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宁子践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鸿丰公司提供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其实际提供之日止的全部股东会议记录及决议、执行董事决策记录及执行董事决议、监事决策记录、监事报告、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及可能影响股东权益的各项重大决策供宁子践查阅、复制;2.鸿丰公司提供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其实际提供之日止的财务会计账簿/账册(包括总账、明细账、日记账和其他辅助性账、会计原始凭证、合同文书、银行对账单、票据)供宁子践查阅复制;3.鸿丰公司配合安排宁子践指定的会计师(审计师)事务所,对鸿丰公司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审计实际开始之日止的账目进行审计;4.确令宁子践有权委托代理人行使本案各项股东知情权;5.诉讼费由鸿丰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鸿丰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19日,现股东为周青凤、宁子践,其中周青凤为大股东,持有51%股权,担任鸿丰公司执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宁子践为小股东,持有49%股权,担任鸿丰公司监事。自2018年7月6日起,宁子践受限于人身自由,一直未能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工作,对公司经营状况一无所知。2018年8月2日及2019年5月13日,宁子践分别授权案外人张玉妹、宁加良代为行使股东知情权并代为履行股东义务。2019年7月15日,大股东周青凤作出半年度分红决定,且并未按照股权比例合理分配利润。2019年9月2日,因两代理人无法了解鸿丰公司具体的经营以及财务情况,宁子践为此向鸿丰公司寄送《股东知情权告知函》,作为鸿丰公司股东,应有权查阅鸿丰公司的相关资料,了解鸿丰公司的经营以及财务情况。而鸿丰公司接收宁子践告知函后,未予以理会,侵犯鸿丰公司股东知情权,故而成讼。

一审法院认为,此案的争议焦点为:1.宁子践提起股东知情权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前置条件;2.宁子践行使股东知情权是否具有不正当目的;3.宁子践主张行使股东知情权的范围是否符合法律规定;4.宁子践请求由其指定(委托)会计师(审计师)事务所对鸿丰公司账目进行审计,委托代理人行使股东知情权有无依据。

关于争议焦点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股东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议记录、董事会议决议、监事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表”。该条第二款规定,“股东可以要求查阅公司会计帐簿。股东要求查询公司会计帐簿的,应当向公司提出书面请求,说明目的。公司有合理根据认为股东查阅会计帐簿有不正当目的的,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可以拒绝提供查阅,并应当自股东提出书面请求之日起十五日内书面答复股东并说明理由。公司拒绝提供查阅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要求公司提供查阅。”上述法律规定对股东要求查阅和复制第一款中规定的公司资料并未设定提起诉讼的前置条件,只是对股东提起查阅公司会计帐簿的查阅权诉讼给予设定了前置条件,即股东向公司提出了书面请求且遭公司拒绝。本案中,宁子践为了解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签署《股东知情权告知函》,并委托代理人向鸿丰公司进行了送达,宁子践提供的快递单原件及其查询单打印件相互印证,可以证明该《股东知情权告知函》于2019年9月4日送达(妥投)鸿丰公司住所地。该《股东知情权告知函》明确要求鸿丰公司向其代理人宁加良、张玉妹提供以下材料以供查阅与复制:1.2014年12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7日止的全部股东会议记录及决议、执行董事决策记录及执行董事决议、监事决策记录及监事报告供宁子践查阅、复制;2.2014年12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7日止的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包含会计报表、会计报表附注和财务情况说明书),鸿丰公司应向宁子践提供经审计(或未经审计)的年度资产负债表、损益表、现金流量表、财务状况变动表和资产负债表,还应提供未经审计的季度资产负债表,年度资产减值准备明细表、所有者权益(或股东权益)变动表;3.2014年12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7日止的会计帐簿/账册(包括总账、明细账、日记账和其他辅助性账、会计原始凭证、合同书、银行对账单、票据);4.2014年12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7日止的可能影响股东权益的各项重大决策和行动的批准文件或决策程序信息及公司内部治理架构变更、人员变更及其职能等可能影响股东权益的信息;5.2014年12月19日起至2019年9月17日止的所有投融资协议、对外及内部借款协议及其他书面文件。鸿丰公司于2019年9月4日收到《股东知情权告知函》后,未在法定期限内对宁子践要求行使股东知情权的请求作出书面答复,宁子践据此提起行使股东知情权的诉讼,符合法律规定的前置条件。

关于争议焦点2,《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司有合理依据认为股东查阅会计帐簿有不正当目的,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可以拒绝提供查阅。”本案中,宁子践已在《股东知情权告知函》中向鸿丰公司说明其自2018年7月6日起,受限于人身自由,至今一直未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对公司经营状况一无所知,其查阅的目的是为了解公司实际运营状况,切实行使股东知情权利,维护作为股东的合法权益,而鸿丰公司辩称宁子践涉嫌侵占鸿丰公司财产已被公安立案侦查,恐对刑事侦查办理不利,因而认为宁子践查阅鸿丰公司账目的目的具有不正当性,但显然这两者之间并不具关联性,而且鸿丰公司也未能提供具体的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不利后果。故对鸿丰公司的这一抗辩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股东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议记录、董事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表。”该条第二款规定,“股东可以要求查阅公司会计帐簿。”关于公司会计帐簿的范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九条规定,“各单位必须根据实际发生的经济业务事项进行会计核算,填制会计凭证,登记会计帐簿,编制财务会计报告。”该法第十四条规定,“会计凭证包括原始凭证、记账凭证。”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宁子践要求查阅和复制鸿丰公司的上述材料及会计帐簿等,于法有据。鸿丰公司抗辩认为,宁子践并不存在不能行使股东知情权的事实,鸿丰公司也未阻挠其行使股东知情权,因此宁子践的诉请不应得到支持。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股东查阅、复制上述公司材料、会计账簿等,是基于其股东身份享有的权利,并无权利行使限制,公司应当履行信息报告义务,即使宁子践曾经接触过上述材料,鸿丰公司也不能以此为由拒绝其行使查阅、复制权。因此,鸿丰公司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争议焦点4,《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规定,“公民、法人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依照法律或者按照双方当事人约定,应当由本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不得代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对于股东知情权并未禁止股东委托他人代理代为行使,故不属于法律禁止的代理事项。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在公司不能证明公司章程或双方就此达成禁止性约定的情况下,股东有权委托第三人代为行使股东知情权。本案中,鸿丰公司并未主张公司章程或其与宁子践之间对股东委托第三人代为查阅会计账簿达成禁止性约定,且未能举证证明宁子践委托第三人代为查阅有可能损害公司合法权益。鉴于财务会计报告,会计帐簿及会计凭证等资料具有一定的专业性、复杂性,应当允许专业部门(专业人士)予以协助。故对于宁子践主张的该两项诉讼请求,均予以支持。

关于查阅、复制、审计的地点和时间。从维护公司正常经营和保护公司商业秘密考虑,确定查阅复制审计的地点为鸿丰公司办公区域内,查阅复制审计的时间为60个工作日。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九条、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之规定,判决:一、鸿丰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提供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实际提供之日止的全部股东会会议记录及决议、执行董事决策记录及执行董事决议、监事决策记录、监事报告、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及可能影响股东权益的重大决策供宁子践查阅、复制;二、鸿丰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提供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实际提供之日止的会计帐簿/账册(包括总账、明细账、日记账和其他辅助性账、会计原始凭证、合同文书、银行对账单、票据)供宁子践查阅、复制;三、鸿丰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配合宁子践委托的会计师(审计师)事务所,对鸿丰公司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实际审计开始之日止的账目进行审计;四、宁子践可以委托代理人代为行使股东知情权;五、查阅、复制、审计在鸿丰公司正常工作时间内进行,地点在鸿丰公司办公区域内,查阅、复制、审计时间为60个工作日。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40元,由鸿丰公司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经审理,本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因刑事侦查的需要,鸿丰公司有114册财务凭证账册存放在常山县公安局。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规定“股东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议记录、董事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表。股东可以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股东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的,应当向公司提出书面请求,说明目的。公司有合理根据认为股东查阅会计账簿有不正当目的,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可以拒绝提供查阅,并应当自股东提出书面请求之日起十五日内书面答复股东并说明理由。公司拒绝提供查阅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要求公司提供查阅。”对股东行使股东知情权的范围及行使方式、程序等作出规定。本案中,宁子践作为鸿丰公司股东,享有法定的股东知情权。2019年9月2日宁子践父亲宁加良以宁子践代理人名义向鸿丰公司寄送了案涉《股东知情权告知函》,主张代宁子践行使股东知情权,并明确了行使知情权的目的、范围、方式等。宁子践主张与告知函同时向鸿丰公司寄送了相应的授权委托书,鸿丰公司主张其仅收到告知函,并无委托书。本院认为,宁加良在寄送告知函的同时是否寄送了相应的委托书,因双方均无充分证据证明,该事实真伪不明。但根据查明的事实看,鸿丰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明知宁子践已于2018年7月因涉嫌刑事犯罪被羁押,失去人身自由,其本人已无法行使相关股东权利,亦明知宁加良及其配偶与宁子践之间的父(母)子身份关系,且此后,曾因宁加良夫妻欲代宁子践行使相关股东权利,双方产生纠纷。因此,即使鸿丰公司未同时或事先收到宁子践的委托书亦应认定宁子践已向公司提出行使股东知情权。至于其行使股东知情权的范围及手续是否齐全规范,鸿丰公司应本着诚信原则向宁子践或宁加良提出或要求补充相关材料,而非置之不理。基于此事实,宁子践可依法以提起诉讼的方式行使股东知情权。又因鸿丰公司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宁子践查阅会计账簿有不正当目的和可能损害公司合法权益,依法应判决准许宁子践依法行使相应的股东知情权,但一审法院判决宁子践有权复制公司会计账簿、有权委托会计或审计机构对鸿丰公司财务账目进行审计没有法律依据,对复制、查阅资料范围的认定也有违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予以纠正;另,一审法院对宁子践有权委托他人代为行使股东知情权的方式、人员范围以及行使股东知情权期限的判决,尚欠明确具体,本院一并予以修正。至于因刑事案件侦查需要鸿丰公司部分会计账册存放在公安部门的问题,可在执行程序中视情处理。

综上,鸿丰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九条第一款、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第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浙江省常山县人民法院(2019)浙0822民初2567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二、变更浙江省常山县人民法院(2019)浙0822民初256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提供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实际提供之日止的全部股东会会议记录及决议、执行董事决策记录及执行董事决议、监事决策记录、监事报告、财务会计报告供宁子践查阅、复制;

三、变更浙江省常山县人民法院(2019)浙0822民初256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提供自2014年12月19日起至实际提供之日止的会计账簿(包括总账、明细账、日记账和其他辅助性账簿、会计原始凭证和记账凭证)供宁子践查阅;

四、变更浙江省常山县人民法院(2019)浙0822民初2567号民事判决第四项、第五项为:对前述判决,在宁子践在场(宁子践被羁押期间,可委托一名直系成年家属在场)的情况下,可以委托二名以内的会计师、律师等依法或者依据执业行为规范负有保密义务的中介机构执业人员辅助进行;查阅、复制在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正常工作时间内进行,地点在该公司办公区域内,查阅、复制时间为连续60个工作日;

五、驳回宁子践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4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均由衢州鸿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宁子践各半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吴明军

审  判  员   王琳琳

审  判  员   舒红胜

 

二〇二〇年五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倪楚冰